峡门(汪汪)

许多年前 海中爬上陆地的波涛

在眼前 因树木的葱郁而苍翠

把彼苍紧紧围困 把村庄

紧紧围困 一弯河水

回味大山曲曲折折的身影

拂晓分割着天与地的曲线

山脉 高雅舒展芳华的躯体

一切的树 山岩上回回身来

峡门大开 杜鹃花丛中

流动热情的言语 带动

山沟乳白的轻纱 潇洒随风

我的家乡 牛羊们亲热呼喊

童年在林子里闪闪烁烁

油画里青石板路美丽弯曲

一级 再连着一级

母亲相同的人们 扛着耕具

穿越荆棘的小径 青苔死去

厚茧里攥出勤劳的汗滴

那片斜搁山腰的麦地

因启示 表达抽穗淡绿的声响

时节在发酵 天空陶醉中胀大

一声春雷欢腾了干渴的期盼

雨色初霁 一条彩练让整山生命

脸面通红 恍如隔世的激动

在大自然的长廊里 峡门

高挺胸膛 顶风接雨

向阳取暖 背影也温暖

推荐阅读